当前位置:
    • 图
    • 图
    • 图

    20011010日《中国文物报》刊载《萧军收藏的古端砚》一文,记载:“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作家文库展览’的展柜中,陈列着一方珍贵的紫石端砚。这方砚原为现代着名作家萧军先生生前所藏。”[1]

    中国现代文学馆位于北京市朝阳区芍药居文学馆路45号,成立于1985年,2000年对外开放。设有“作家文库展”展厅,建立有“萧军文库”。目前,该馆藏有萧军等众多现代作家的着作、信件和收藏书籍,藏品60余万件,其中有书籍杂志、报纸、手稿、书信、照片、录音录像带和文物。

    萧军收藏的这方珍贵的紫石古端砚,据欧忠荣《三老砚事考》“砚台一览表”,即为清代大文士纪晓岚《阅微草堂砚谱》所录的“鹤山款抄手砚”[2]

    此方鹤山砚,为陈日荣、欧清煜《中华砚典》收录,名“宋紫石端砚”[3]

    该砚为长方形,长30.7厘米、宽18.2厘米、厚3.96厘米、重5385克,呈赭色。体积硕大,雕工精美,石质极佳,叩之铿锵有声。砚正面下方为一圆型砚池,上方浮雕降龙罗汉降龙图,一罗汉右手持金环,左手托宝钵,骑于一条巨龙背之上,五爪巨龙口喷海水,腾云驾雾于山水之间,造型生动,刀法娴熟。左上方还有两只砚“眼”。砚背浮雕一幅山居图,图案为山间树木掩映中一所厅舍,周围溪水环绕,水上架有小桥围栏,有一老者在廊前散步,有一童子凭栏观望溪水中相伴而游的一对野鸭,山间美景充满恬淡情趣。右上角有“元丰壬戌清明前三日仿唐人画法/友石老人”,别有小印“臣大昕”镌于右上方画面中。砚左侧,有“鹤山”款识。砚左右侧面,刻“石庵以此砚见赠左侧有鹤山字是/宋人故物矣然余颇疑其依托石庵/曰专诸巷所依托不过苏黄米蔡数/家耳彼乌知宋有魏了翁哉是或一/说欤嘉庆癸亥六月晓岚识”。砚盒为老红木制,有铭文“送/上古砚一方领取韩稿一部/砚乃朴茂沉雄之极譬之文/格有如此也/晓岚四兄大人弟墉拜具”。盖面有“组织仁义琢磨道德启发篇章校理秘文”题字,右侧钤“臣大昕”“辛楣”印,左侧落款有“甲寅秋七月钱大昕”署名。

    该砚,制作于“元丰壬戌”,为宋神宗年号,即1082年,距今已有900余年的历史。他的第一个主人是“友石老人”,第二个主人则是鹤山先生。

    刘墉以“鹤山”款识,结合形制,判定该砚为魏了翁使用过的宋代端砚。清代贵池刘世珩编、陶子麟镌的玉海堂景宋丛书之二中的《景宋本注魏鹤山先生渠阳诗一卷》有《鹤山先生亲札别幅》与《又批待制李侍郎书尾》,系魏了翁书法真迹。该书札的落款分别为“了翁又启”、“了翁”,其下各有形制文字相同的宋印一方。该印的文字为篆书“鹤山书院”[4]四大字。该信札中“鹤山”与砚台上的“鹤山”之“鹤”字,其笔法、字体、形制别无二致,乃了翁真迹。刘墉之论,甚为确切。

    鹤山者,何许人哉?

    魏了翁(1178-1237),字华父,号鹤山,邛州蒲江(今四川蒲江)人。了翁一生仕途沉浮,官至权礼部尚书兼直学士院兼同修国史兼侍读、吏部尚书、端明殿学士兼提举编修、参知政事、督视江淮京湖军马、签书枢密院事。理宗嘉熙元年(1237),了翁病故,年六十。皇帝闻遗表,辍朝震悼,叹息有用才不尽之恨,诏赠太师,谥文靖,赐第宅苏州,累赠秦国公。

    魏了翁是一个书法家,尤善篆书、行书,并以篆法入隶,书法于苏、黄、米之外,自树一帜。潼南《鉴亭碑序》中,对魏了翁的书法有“鹤山真迹走蛟虬”之评誉。其代表作,有了翁先生存世墨迹有《提刑提举帖》(故宫博物院藏)、《文向帖》(上海博物馆藏),夹江县之真书“云呤山”、隶书“家庆楼”,青神县中岩题记,大足县之篆书“毗卢庵”、真书“宝顶山”等。

    蒲江,流传魏了翁赴京赶考的故事。南宋宁宗庆元五年(1199),魏了翁到临安(今浙江杭州)参加殿试考试,适逢天寒地冻,应考文人砚台皆难以发墨,惟了翁所用之砚墨水不冻,顺利应考“恩赐进士第一”即为状元。从此,鹤山之砚美名远扬。

    明代,魏鹤山之砚相继被收藏于蒲江县学宫与县库之中。

    曹学佺《蜀中广记》引《蒲江志》记载,“魏鹤山遗端溪砚一方,池左一星耸起,与池口相平。背如瓦,有十四星俱高耸,约五六分,布列亦雅。星大如小指根,作云捧之形。先是藏于学宫,寻移藏县库。”[5]

    曹学佺(1574-1646),福建侯官人,字能始,一字尊生,号雁泽,又号石仓居士、西峰居士,明代学者、藏书家。他慕名来到蒲江,亲见此砚之后,怀疑非魏鹤山砚。他判断说:“此研,予及见之,剥落不甚全,体质远谢端溪,要以人重耳!”?[6]

    清代,鹤山之砚重现江湖,流传到当时名臣刘墉与纪昀的书斋里。然,曹学佺所见鹤山砚的浮雕为十五星宿图,与清代发现鹤山砚的罗汉降龙童叟图迥异,此砚已非彼砚矣。

    欧忠荣《三老砚事考》记载,“鹤山”砚为长方抄手式。纪晓岚于砚底题识云:“石庵以此砚见赠,左侧有鹤山字,是宋人故物矣。然余颇疑其依托。石庵日:‘专诸巷所依托,不过苏黄米蔡数家耳,彼乌知宋有魏了翁哉?’是或一说欤。嘉庆癸亥六月,晓岚识。”“嘉庆癸亥”为嘉庆八年(1803),对于纪晓岚对“鹤山”款之疑,刘石庵并不认同。而纪晓岚因无证赝之真凭实据,仅出于,故亦不过分坚持,并录刘石庵之语作为“一说”。刘石庵赠砚时,附书一纸,云:“送上古砚一方,领取韩稿一部。砚乃朴茂沉雄之极,譬之文格,有如此也。晓岚四兄大人。弟墉拜具。”纪晓岚虽疑“鹤山”款为依托,然并不介意,且“故技重演”,把刘石庵附书之小札摹刻于砚匣。[7]

    纪晓岚门生赵慎畛的《榆巢杂识》以“刘石庵赠河间砚”为题,详载此事云:“刘石庵阁师以宋砚赠河间师。镌字于匣云:‘送上古砚一方,领取韩稿一部。砚乃朴茂沉雄之极,譬之文格,有如此也。’河间师题云:‘石庵以此砚见赠,左侧有鹤山字,是宋人故物矣。然余颇疑其依托。石庵曰:专诸巷所依托,不过苏黄米蔡数家耳,彼乌知宋有魏了翁哉?是或一说欤。’”

    刘墉(1719-1804),山东诸城人,字崇如,号石庵,另有青原、香岩、东武、穆庵、溟华、日观峰道人等字号,谥号文清,清代政治家、书画家。乾隆十六年(1751)进士,历任翰林院庶吉士、太原府知府、江宁府知府、吏部尚书、工部尚书、礼部尚书、内阁学士、体仁阁大学士等职,以守法奉公、廉洁清正着称。刘墉是着名的书法家,是帖学之集大成者,与翁方纲、梁同书、王文治被称为清代四大书家。

    纪昀(1724-1805),直隶献县人,字晓岚,一字春帆,晚号石云,道号观弈道人,谥号文达,清代大文士。乾隆十九年(1754)进士,历任翰林院庶吉士、四库全书总纂官、兵部侍郎、左副都御史、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纪昀机敏过人,性好滑稽,喜诙谐,为清代大才子。

    刘墉与纪昀都好收藏砚台,交往甚密。纪晓岚云:“余与石庵皆好蓄砚,每互相赠送,亦互相攘夺,虽至爱不能割,然彼此均恬不为意也。太平卿相,不以声色货利相矜,而惟以此事为笑乐,殆亦后来之佳话欤。”

    曹隽平据《阅微草堂砚谱》统计:有12方砚见证纪晓岚与刘墉的“砚”遇,宋鹤山砚为其一。[9]

    其实,刘墉与纪昀之前,钱大昕亦曾是鹤山砚的主人。

    钱大昕(1728-1804),江苏嘉定人,字字晓徵,一字及之,号辛楣,晚年自署竹汀居士,清代史学家、汉学家,公推为一代儒宗。乾隆十九(1754)年进士,选为翰林院庶吉士、历官詹事府少詹事、广东学政等职。乾隆四十年(1775)丁父忧,不再出仕,长期主持或讲学于钟山、娄东、紫阳等书院,以研治经史着称,为乾嘉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

    这方鹤山砚浮雕画图中“臣大昕”小印与砚盒“臣大昕”“辛楣”印及“甲寅秋七月钱大昕”署名,说明钱大昕曾经是该砚的收藏者。据“甲寅秋七月”,他收藏该砚的时间应为乾隆五十九年,即1794年,十年之后该砚方为刘墉与纪昀所得。钱大昕镌刻的“组织仁义,琢磨道德,启发篇章,校理秘文”题字,当为赞誉魏了翁之语。

    150年后,这方鹤山砚悄然出现在北京的德胜门城楼东侧的晓市市场,为文人作家萧军收藏。

    萧军(1907-1988),原名刘鸿霖,辽宁义县人,现代作家。早年有行伍经历,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参加抗日活动。1934年在上海,在鲁迅的支持下出版成名作《八月的乡村》。1938年,赴延安积极从事抗日救亡运动。1947年,任哈尔滨《文化报》主编。1951年任北京文物组研究员。文革中受到残酷迫害,1979年重返文坛,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顾问。

    萧军《漫谈北京过去的晓市》一文,回忆:“五十年代初,我正被排挤在文艺界之外,是一个无业游民。所以,有时间清晨去跑跑晓市。”[10]他在晓市上,淘得许多古玩字画、笔墨纸砚、书籍家用,这方鹤山就是他珍贵的收藏品之一。

    他的《清代学者使用过的宋砚》一文,回忆收藏鹤山砚的经过。他说:“过去收有大、小砚台约十余方。‘文化大革命’中被几度抄家,砚台和其他书物均席卷而去。粉碎‘四人帮’以后,被抄去的书稿文物才断断续续得以归还——如今手边的几块砚台就是其中的一部分,计有:汉未央宫瓦当砚一块;陈曼生所镌‘片云’砚一方;再就是这块紫石端砚。”[11]

    他描述,“此砚净长九寸三分、宽五寸五分、厚一寸二分;重量十斤七两七分,呈赭红色。砚盒为老红木制,盒盖及转角等处有裂痕,为铜锔锔啮过。”[12]

    该砚台与砚盒上的铭文,除欧忠荣《三老砚事考》和赵慎畛的《榆巢杂识》所载外,萧军说“砚左侧面及右侧面镌有纪晓岚为此砚辨真的短文:‘石庵以此砚见赠,左侧有友石字,是宋人故物矣。然余颇疑其依托。石庵曰:专诸巷所依托,不过苏黄米蔡数家耳,彼乌知宋有魏了翁哉?是或一说欤。偶与门生话及,因再为之铭曰:厚重少文,无薄我绛侯如惊蛱蝶也。晓岚’(钤印)”。[13]

    该砚铭文中的“苏黄米蔡”指的是宋代四大书法家:苏轼、黄庭坚、米芾、蔡襄。“绛侯”则是周勃,他是西汉安邦定国的名臣,汉高祖刘邦语:“周勃重厚少文,然安刘氏者必勃也。“惊蛱蝶”乃南北朝时期史学家、文学家魏收,由于恃才轻薄,时人称之为惊蛱蝶

    吴笠谷以萧军文中所说的铭文与《阅微草堂砚谱》中进行比较,认为该砚为一“赝纪”端砚,发出“‘了翁’没了”的感叹[14]。如是一说,个中缘由曲折,恐需按图索骥,详加研究该砚,俟待进一步考证。

    19821112日,萧军为该砚题字:“第观此砚,石质凝重,砚面不滑不涩,而刻工及设式复淳朴有丰致,朴而蒙蒙,斯可贵者,爰为赞曰:厚重少文,用葆其贞;浑浑噩噩,孰可与伦?得此益友,终生是欣。”[15]萧军特别喜欢此砚,翌日遂在砚的下侧面刻铭文:“厚重少文,用葆其贞;浑浑噩噩,孰可与伦?得此益友,终生是欣。萧军一九八二年十一月十三日于北京团结湖之滨。”[16]

    19886月,萧军在北京病逝,其夫人王德芬女士率子女将此砚及萧军生前用过的大量文物捐赠给中国现代文学馆。

    宋代苏易简作《文房四谱》,谱言:“四宝,砚为首,笔墨兼纸,皆可随时收索,可与终身俱者,唯砚而已。”[17]九百载悠悠而下,岁月流转,历尽沧桑,一方鹤山砚不知道换了多少主人,却安然无恙地传承至今,实属难能可贵。

    这方鹤山砚,厚重质朴,雕工精湛,反映宋人生活雅趣,乃端砚真品。该砚集友石老人、魏鹤山、钱辛楣、刘石庵、纪晓岚、萧军等历代文人的画、书、文为一体,为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

    魏了翁是南宋着名的教育家、思想家,创办名满天下的鹤山书院,形成理学上的“鹤山学派”,有“南方共宗鹤山老”之赞誉,清代入文庙陪祀孔子。这方宋紫石鹤山款抄手端砚,是魏鹤山存世不多的遗物,其文物价值弥足珍贵。

    ?



    • 图
    • 图
    • 图

    现在的365体育网址多少钱365bet体育在线备用网址?收到卡飞机啊世纪东方加咖啡就爱看借款收到甲方看见看见的伤口了积分卡时间罚款收到就看电视剧安静收到卡飞机啊世纪东方加咖啡就爱看借款收到甲方看见看见的伤口了积分卡时间罚款收到就看电视剧安静收到卡飞机啊世纪东方加咖啡就爱看借款收到甲方看见看见的伤口了积分卡时间罚款收到就看电视剧安静收到卡飞机啊世纪东方加咖啡就爱看借款收到甲方看见看见的伤口了积分卡时间罚款收到就看电视剧安静收到卡飞机啊世纪东方加咖啡就爱看借款收到甲方看见看见的伤口了积分卡时间罚款收到就看电视剧安静收到卡飞机啊世纪东方加咖啡就爱看借款收到甲方看见看见的伤口了积分卡时间罚款收到就看电视剧安静收到卡飞机啊世纪东方加咖啡就爱看借款收到甲方看见看见的伤口了积分卡时间罚款收到就看电视剧安静收到卡飞机啊世纪东方加咖啡就爱看借款收到甲方看见看见的伤口了积分卡时间罚款收到就看电视剧安静

?
?

咨询反馈

在线咨询
意见反馈
028-88535002